【壯麗70年·多黨合作】九三學社上海分社的緣起及早期斗爭
發布時間:2019-09-26
來源:浦江同舟
【字體:

編者按: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上海解放70周年,也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確立70周年。近期,同舟君將帶大家一起回顧上海各民主黨派與中國共產黨風雨同舟、團結合作,共同致力于新民主主義革命、社會主義建設、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的歷史,從中感悟合作初心,繼續攜手前進,共同把我國新型政黨制度堅持好、發展好、完善好,不斷開創上海多黨合作事業新局面。

抗戰勝利后,國民黨政府還都南京,各民主黨派和人民團體也相繼回滬開展活動。1946年春,時任九三學社中央理事的褚輔成、孟憲章、笪移今等人陸續返回上海。同年6月,在許德珩的指導下,九三學社上海分社成立,推選褚輔成、孟憲章、吳藻溪、笪移今、陳乃昌、孫蓀荃、徐甫等7人為理事,褚輔成任主任理事,笪移今任秘書。

上海分社成立之初,社員們常在譚平山、孫蓀荃夫婦家里召開會議。隨著當時的斗爭趨于尖銳,特務盯梢、打人事件不斷發生,1946年7月,李公樸、聞一多在昆明被暗殺。消息傳來,上海分社的褚輔成、孟憲章、笪移今、王造時、陳子展、任鈞等,積極參與周恩來等228人發起組成的“李公樸、聞一多兩先生追悼大會”籌備委員會。20天后,陶行知先生病逝,褚輔成、盧于道、顧執中、施復亮、王造時、許士騏等,隨同李濟深等250人發起組成“陶行知先生追悼大會”籌備處。愛國民主人士通過這種聲勢浩大的追悼會,揭露反動派的暴行,從而起到了推進團結與民主、擴大共產黨政治影響的作用。

圖片.png

褚輔成(1873—1948)  笪移今(1909—1998)

隨著國民黨進一步擴大內戰,“白色恐怖”籠罩上海。九三學社發表《為紀念國際民主勝利周年宣言》,提出國共雙方全面停戰、改組政府等主張。10月30日,褚輔成、許德珩、張西曼、王卓然等又以九三學社名義發表對時局的意見,建議停止內戰,發展各地工廠等。九三學社上海分社利用媒體發表各種切中時弊的觀點,成為當時揭露國民黨反動派的一種主要斗爭方式。

反對“國民代表大會”

1946年秋冬間,正值國民黨積極籌備召開所謂的“國民代表大會”之際。11月10日,譚平山、李濟深會同褚輔成、孟憲章聯名致書國民黨當局,指出:“國民大會召開期屆,而各黨派出席代表,因和談未諧,迄未提出。……祈允將國大開會日期,暫行延緩,以待和談妥協,各黨派代表名單全行提出后,再行正式開幕……”等等。11月11日,許德珩、周炳琳在北平對《大公報》記者一致表示,愿參加一個代表各方面的“國民代表大會”,對大會延期三天不抱希望。11月13日,褚輔成再次對《大公報》記者發表談話,認為“國民代表大會”應延期到12月初,不用政府命令方式公布,而應在各黨派一致參加的情況下召開,同時公布憲法,成立統一的政府。隨后,褚輔成赴南京與有關人士交換意見,力圖挽回僵局。后雖然和孟憲章出席了“國民代表大會”,但對大會漸感失望,中途退席回滬。

由國民黨一手操縱的“國民代表大會”于12月15日通過了所謂的“憲法”,各民主黨派和進步團體紛紛表示反對,并開展聯合抵制行動。12月29日,世界和平促進會上海分會、國際人權保障會、民主建國會、工商業協進會、上海人民團體聯合會、中華全國文藝協會上海分會、中國經濟事業協進會、中國農村經濟研究會、九三學社、中國婦女聯合會上海分會、上海金融業民主促進會等11個團體舉行座談會,發表聯合聲明,指出:“所謂民主憲法,企圖借此欺騙國內外不明真相人士”“這一憲法的產生基礎及其基本精神,徹頭徹尾是反民主的,反政協的”“立即停止內戰,恢復和平,根據政協決議的精神和原則,重新召開政協會議,成立真正民主統一的聯合政府,制定新選舉法,實行全國普選,選出真正的國民代表,召開和平團結的國民大會,制定真正的民主憲法,以作全國人民及政府共同遵守的準繩”,等等。此外,座談會還對美軍在北平強暴女生暴行進行強烈譴責,針對上海即將實行的征兵增稅、攤派公債政策等表示一致反對。

上海11個進步團體討論的各項意見,得到了全國人民的響應,其中關于反對美軍暴行一項,更是得到全國文教界的支持。在上海,馬寅初、周谷城、陳子展、盧于道等31位教授聯名發表意見,聲援各地學生游行抗議。在北平,許德珩、袁翰青、胡庶華、沈從文等19位教授聯名致函美國駐華大使進行交涉。

發起反美扶日運動

日本投降后不久,美國違反《波茨坦公告》,扶植日本,保留部分日本軍備設施,提高其工業發展水平。針對這種形勢,九三學社上海分社孟憲章在《大公報》上發表《急管哀弦愈逼愈緊的日本問題》文章,引起各界關注。1947年7月,九三學社上海分社召集社員收聽當時解放區的邯鄲電臺廣播,討論時局,與會社員一致認為國民黨政府壓制民主、擴大內戰的根源在于美國政府的支持,將反美扶日作為分社此后的重點工作。隨后,分社發起成立“對日問題座談會”,邀請各界民主人士商討日本問題,擴大反美扶日影響。

此后的一年多時間里,上海分社借助“對日問題座談會”集中開展了反美扶日的系列斗爭。1947年8月,針對美國開放日本對外私人貿易的行為,“對日問題座談會”發表《我們關于對日問題的意見》,在這份《意見》上簽名的民主黨派及無黨派人士共15人,其中包括九三學社社員6人。1947年9月10日,隨著美日關系的變化,“對日問題座談會”在《大公報》上第二次發表《我們關于對日和約的主張》,在這份文件上簽名的有褚輔成等18人。1947年11月28日,關于召開對日和約預備會議問題,“對日問題座談會”第三次發表《我們對召開對日和約預備會議的意見》,建議組織“中國對日政策協會”,這份《意見》的簽署者,除了前兩次聯名者外,還有34名新加入者。1948年4月,針對美國幫助日本恢復工業水平,減輕日本戰爭賠償,庇護戰犯等行為,“對日問題座談會”第四次發表《針對美國積極助日,中國應有的對日政策》。這份《對日政策》意見書上的簽名增至137人,越來越多的社會知名人士加入了這場斗爭。

1948年3月,褚輔成病逝。對日本問題素有研究的孟憲章被推舉為“對日問題座談會”召集人,反美扶日運動的聲勢逐步擴大。在越來越多的愛國民主進步人士的推動下,上海乃至全國大規模反美扶日運動拉開了序幕。1948年5月4日,上海120余所大學、中學的2萬余名學生齊聚交通大學舉行“五四”營火晚會,邀請孟憲章做演講,成立了“上海市學生反對美國扶植日本復興、挽救民族危機聯合會”。5月20日,2.5萬余名上海學生再次于交通大學集會,并發起10萬人的“反美扶日簽名運動”。復旦大學、圣約翰大學、上海法學院、大夏大學、滬江大學等也以座談會、演講會、話劇、資料展覽等各種方式控訴日本侵略史實和美國扶日等錯誤行為。反美扶日運動迅速擴展到全國,北平、天津、南京、昆明、唐山等地學生也紛紛響應。

在全國沸沸揚揚的“反美扶日”抗議聲中,美國公然否認扶植日本,并對中國政府施加壓力,激起了大規模的反美扶日示威游行運動。6月5日,5000余名上海學生匯集外灘,舉行“反對美國扶植日本,搶救民族危機示威”大游行,國民政府出動軍警破壞和阻止游行示威,逮捕、毆打愛國學生,并發表遏制“反美扶日”運動的聲明。這種倒行逆施的做法,立刻引起了全國各地愛國人士更大的憤怒,北平、天津、南京、昆明、西安、廣州、武漢等地的學生陸續舉行罷課和游行。上海等地工商界、婦女界、僑界、文藝界、報刊雜志界、航業界,甚至立法委員等各界人士也紛紛投入運動。隨后,中國文化工商界390人聯名發表了“糾正美國駐日政治顧問的聲明”,呼吁美國迅速停止扶持日本的錯誤政策。“對日問題座談會”則進一步擴大座談會范圍,在上海、北平、南京、廣州、重慶、武漢等地發動九三學社各級組織,聯合大教聯、各民主黨派、婦女界等,廣泛征求簽名。《大公報》及上海的進步雜志,均積極支持這一運動,登載有關反美扶日言論。自1947年10月民盟被迫解散后,九三學社及其他民主黨派、團體在反美扶日的旗幟下,實際上在國統區形成了無形的統一戰線。

圖片.png

1948年5月,上海爆發“反美扶日愛國大游行”運動

隨著美國扶植日本的愈演愈烈,“對日問題座談會”于1948年6月第五次發表《對美國積極助日復興的抗議》,在這份《抗議》上簽名的有上海、北平等7個城市的高級知識分子282人,其中新加入的有巴金、吳晗、俞平伯、費孝通、張西曼、潘菽、儲安平等知名人士。1948年7月,歷時數月,波及全國多個大中城市及海外,涉及各地區、各階層、各黨派的大規模反美扶日游行和示威運動告一段落,它對國民政府乃至整個社會產生了深遠影響。

在艱苦的斗爭中迎接上海解放

在與國民黨反動派開展針鋒相對的斗爭過程中,上海的九三學社社員和其他民主進步人士遭受到了國民黨反動勢力的迫害,不少社員被捕入獄。1947年10月27日,民盟被宣布為非法組織,褚輔成隨即設法保護周新民、楚圖南等民主人士的安全,并竭力阻止其他民主人士被捕。許多民主進步人士也逐步由中共地下黨作了安排或護送去香港。但也有許多九三學社社員繼續留在上海,與反動派作斗爭。

1949年4月—5月,上海正處于“黎明前的黑暗”,上海分社的社員們聯合其他民主進步人士,在不能公開進行民主活動的情況下,轉向以反對美帝為目的的國際政治斗爭。孫大雨、陳仁炳、孟憲章等研究了當時的國際形勢,由孫大雨起草了一份《我們對于世界和平的意見》,反對美國的錯誤政策,呼吁和平與民主。《我們對于世界和平的意見》得到了文教工商界等214人的簽名,1949年4月22日在《大公報》上公開發表,包括九三學社上海分社社員在內的214人公開署名。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上海分社社員歡欣鼓舞,參加了由市工會組織的游行慶祝活動。6月15日,新政治協商會籌備委員會議在北京舉行,九三學社被正式確認為中國民主黨派,為參加新政協的45個單位之一。

新中國成立后,九三學社上海分社帶領社員認真學習中國共產黨的各項方針政策,積極開展各項愛國活動。1950年3月19日,九三學社上海分社召開第四次社務工作會議,成立了臨時工作委員會。從此,九三學社上海分社開始在九三學社中央和中共上海市委的領導下開展工作。

刮刮乐印刷厂